王文书谈被精神病案:要树立人身自由不容侵犯法治理念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08-04 10:14 点击:


直播时间:2014年2月17日上午10:30
访谈地点:北京市人民广播电台北京新闻广播频道(AM828 FM100.6)
 
访谈话题:关于女工程师被精神病案件
 
女工程师陈丹称,自己因自由恋爱引发父母不满,2012年6月5日,父母带人强行撬开自己住所的门,将她强行送入北京回龙观精神病院。进入医院后,在未经门诊医生接诊、没有做任何相关精神检查和诊断的情况下,直接被带到住院病房。后被接受检查,并和其他精神病患者住在一起。三天后,经专家会诊,医院宣布她无住院治疗的必要,可以立即办理出院。
2012年7月11日,陈丹以侵犯自主权、人身自由及身体权向昌平法院递交起诉状,状告回龙观医院,要求院方赔礼道歉,后提出索赔20万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回龙观医院不存在过错,并驳回了陈丹索赔的起诉。一审宣判后,陈丹已向市一中院提起上诉。
 
主持人李戈:观众朋友们好,欢迎您收听新闻广播警法在线,我是主持人李戈,听众朋友们今天跟我一块来完成节目的,是我们的一位熟人,一位老嘉宾,来自于北京明宪律师事务所的王文书律师。
王文书律师:主持人,大家好。
 
李戈:那么王律师,这位女工程师说医院侵犯了她的自主决定权、人身自由权、还有身体权,听起来真是头头是道,好像她查过法律文书,跟专业人士核对过,才提起这样的诉讼的。自主决定权、人身自由权、身体权这三种权利分别是什么意思,能搁在一块提吗?
王文书律师:我国的立法,把人的基本权利分为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财产权利大家都知道,人身权利包括身体权、生命健康权等权利,例如说,一个人被杀了,就是侵害了生命权;若是被伤害了,就是对身体权的侵害。
人身自由权,就是指一个人的行为和意思表达的自由。侵犯人身自由权就是限制人身自由,像刑法里面的非法拘禁,包括咱们这个案子,陈丹被送进精神病院强行收治,限制了人身自由,属于侵犯人身自由权。
还有一个权利就是人格尊严权,我们的名誉不能受到侵害,例如诽谤就是对人格尊严的侵害。
所以本案涉及的是这三个方面的权利,陈丹提出自主决定权、人身自由权、和身体权,实际上是两种权利,一个是人身自由权,另一个是身体权。自主决定权,它应该算作是人身自由权里面的一种,就是说我自主决定我的行动自由。所以陈丹的描述不是特别准确,但是她的意思是侵犯了这两种权利,人身自由权和身体权。
 
李戈:听众朋友注意这个问题,她所说的自主决定权、人身自由权、身体权不是一个级别上的事情。
王文书律师:对,不同的权利由不同的法律进行规定,比如说人身自由权,宪法、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都有涉及,宪法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受法律保护,任何公民,非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由公安机关执行逮捕,禁止以非法方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身体,这都是对人身自由权的保护。此外,刑法还规定了非法拘禁罪,治安管理处罚法也规定了涉及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人身权,就是身体健康权,主要有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进行规定。
 
李戈:原告认为医院侵犯了自己的权利就把医院告了,问题是,一审原告败诉了。那么王律师,你给咱们分析分析,这法院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
王文书律师:我认为,原告对案件的定性有失偏颇,在本案中,陈丹是被精神病、被限制人身自由了,侵害身体权反而是处于次要的地位。她以侵权为案由起诉,走的是民事诉讼的程序。而限制人身自由主要体现在刑事责任及行政责任上面,原告被限制了三天的人身自由,实际上涉及到非法拘禁,或者是治安管理处罚方面的内容。如果说在非法拘禁期间,自己又发烧了,或是产生了其他的伤害,那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原告选择的是民事诉讼,她选择的案由是侧重于身体权受到侵害。身体权受到侵害,依法主要是侧重于赔偿性的。赔偿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如果不涉及到刑事责任或行政责任,我限制你这三天,假如你有吃、有喝、有睡,没有得病,你出院之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损失,那么你如何要求法院判决被告赔偿损失?所以说她选择民事诉讼对她是不利的。
这个案子,既使作为民事案件来审理,法院驳回她的诉讼请求,理由是什么呢?就是在接受住院,和住院期间的治疗行为,以及出院决定,医院均无过错,所以驳回。
根据报道来看,我认为法院的判决同样也存在一些问题。就算是按照民事案件来进行审判,也存在问题。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如果在审理民事案件过程中,发现案件涉及犯罪的,就应当要移送到相关的司法机关进行处理。先把这个刑事问题处理了,才能再审理民事案件,这个缺少移送行为。第二个就是说,法院在审理本案时,并没有把相关人,例如说原告的父母增加为第三人。因为是原告的父母把她送进去的,违背了原告的意思。
此外,法院应当予以查明收治有没有紧迫性,是不是必然要收治。她毕竟是个成年人,收治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李戈:问题就在这儿,医院说对于未婚成年人,父母是其法定监护人,当时我看这话的时候,就觉得特别别扭。
王文书律师:对,回龙观医院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不存在父母是未婚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的说法。成年人无论是已婚还是未婚,他们都不需要监护人。只有那些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才需要监护人。未婚成年人,如果是精神病人的,监护人是父母,若是已婚且是精神病人,监护人是配偶,医院的观点于理于法都是错的。
这里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她的父母擅自臆断,直接派人把她当成精神病人来处理了。而一个人是不是精神病人,是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要有一个民事宣告程序,由法院来认定才可以。
民事诉讼法有专门的规定。利害关系人可以申请法院认定被申请人是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定民事行为能力人。
 
李戈:那我们延伸一下,假定某个人,确实已经被认定是精神病,那么他要不要住院,这个事由谁来决定?法律对这个有规定吗?
王文书律师:2013年5月份,我国开始实施《精神卫生法》,关于精神病人住院是由谁来决定的,法律有一定的规定。是否住院,严格来讲,是由医院这样的专业诊疗机构来决定的,但前提要进行精神病检查。基本原则是自愿原则,就是说除非有法律的规定,任何人都不得违背患者的意愿强行进行检查。
 
李戈:那么如果说,父母就是认为这孩子有问题,可以强行把她送到医院去就诊吗?
王文书律师:法律规定父母是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有权将他送到医院进行检查。但是强制住院,得由医院来根据相关规定,确定是否有必要强制住院。如果说没有或者没可能危害社会、危害他人、或是伤害自身的,一般情况下,是不能让他强制住院的。
 
李戈:这个事情现在还正在二审,还没有宣判。您认为这个事情,可能会有什么结果?
王文书律师:这个案件引起的社会争议比较大,我认为法院在做出判决的时候,也会权衡各种利害关系以及社会影响。这个判决一旦做出来,可能会引起同样的一些诉讼,法院可能会考虑很多。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医院应当承担一部分的责任。毕竟是医院在收治的过程中侵害了他人的人身自由权,还是有一定过错的。
 
李戈:那父母会承担责任吗?
王文书律师:父母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除非父母能够证明将原告送到医院就诊具有急迫性,例如他正在自残,或者有可能伤害他人,否则父母是需要承担一部分责任的。
 
李戈:这个事情有一定的普遍性。那么这个案子的审理,包括未来的判决,您觉得对社会会有什么样的警示意义?另外,这种问题,如果我们想从根本上解决它的话,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王文书律师:这个案件实际上涉及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这么关注本案,因为原告的人身自由权被侵害了。近几年,这种事情屡见报端,例如上访人员被精神病,包括河南的上访巡检中心,也存在限制人身自由的一些情况。这些问题都是属于大家非常关注的问题。而宪法在1982年就已经生效实行了,直到现在,人身自由不能侵犯的法治观念,仍没有牢牢树立。我觉得树立这个观念是非常重要的。
我建议在保护人身自由方面,可以采用一些技术手段,比如说对所有的非自愿的强制收治的精神病人,应当对他从接诊开始就全程录影录像,进行封存。如果说医院搞丢了,那医院就要承担相关责任。
 



联系我们
版权:王文书房建拆迁律师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雅宝路12号华声国际大厦10层1011室 电话:010-52487780 备案号:京ICP备090470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