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书律师就廊坊强拆案接受《羊城晚报》采访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08-04 12:45 点击:






王文书律师就所代理的河北廊坊沈海宝房屋强拆案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
 
 
附1:案件报道

                 深夜遭遇强拆夫妻被暴打致重伤 警方坚持不立案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孟庆利
 
7月24日深夜零点,被猛烈砸门声惊醒的李满树眯着惺忪睡眼开了门,还没来得及问是谁,一条钢管已经砸到他的头上,接着他被蒙上被子拖到了一辆车上,被拖走的还有同样遭遇暴打的妻子李小敏。
李满树原以为自己遇到了土匪,但房屋坍塌的轰鸣声随后告诉他这是一场拆迁。
拆房持续了近五个小时,李满树和妻子也包裹着被子被人踩在脚底五个小时,然后他们被扔在中国石油管道局驻廊坊市医院门口。
被拆房屋的产权所有者沈海宝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李满树只是该房的租客,强拆时,他们夫妻俩几近赤裸。问及此事,屈辱的李满树停了几分钟,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A.繁华的“孤岛”
被拆的四层小楼孤单地耸立在廊坊市商业中心区已有两年,它的周围有当地著名的商业街尚秀街。
2010年,廊坊提出“一轴一廊两环八中心”的城市发展总构架,小楼所在地正是八中心之一商业中心所在地,按照规划,这里要建成以公共活动空间组织起的具有商业购物、休闲娱乐、居住办公等多元功能复合的城市商业中心。
市民刘先生告诉记者,没有拆迁前,小楼的近邻都有政府背景。在小楼的东侧,是原来农林局的办公场所,西侧是一家国有的廊坊饭店,北侧,即现在万达广场所在地块,是廊坊市政府原来的驻地,而南侧则是农林局的宿舍楼。这种不同的背景也注定了小楼与众不同的拆迁命运。据廊坊当地媒体报道,经过多方做工作,此处的居民、企业和机关早在2011年就已经完成拆迁,唯独这座小楼屹立不倒。
“孤岛”的存在是因为小楼一、二层的所有者沈海宝不同意签约。沈海宝并不是廊坊的“原住民”,他原籍上海,20世纪70年代随姐姐来到廊坊定居,1996年他买下了小楼一、二层商铺的产权,他在此做办公用品生意,同时出租商铺赚取租金。2010年,他将一层商铺出租给一个叫李满树的人,双方签了八年合同。
沈海宝和李满树告诉记者,相关单位仅在一年前和半年前跟他们谈过,此后再也没谈过。沈海宝说,一年前,商业二期指挥部的人和街道办都找过他,但沈海宝不同意对方开出的条件,“给我的回迁房在铁路南,在廊坊就是接近市郊了,即使答应多给我一点(面积),那也没法做生意啊”。李满树也不同意对方的补偿条件。当时李满树的面馆才开张两年,为了这个面馆,他付了转让费六七万元,花了装修费两三万元,还有购买各种设备的费用,加起来花费超过16万元,但对方只答应补偿13万元。半年后,双方再次商谈,最后还是没谈拢。沈海宝回忆,当时商业二期指挥部的一位负责人还威胁说:“以后有人治你!”
B.屈辱的强拆
25日,一位路过此地的司机惊奇地说:“咦,那座楼终于被拆了啊!”他不知道暂住这里的一对夫妇在23日深夜被殴打了,而且很屈辱。
被殴打的正是暂住此处的租户李满树和他的妻子李小敏。几年前,李满树夫妇从甘肃张家川县农村来到廊坊投奔亲戚,2010年用自己的积蓄租了沈海宝的商铺开了面馆。2012年3、4月间,由于拆迁条件没谈拢,小楼的水电被断掉,李满树的面馆生意也没法做下去了,夫妇二人就暂住在面馆里,一边物色新铺面,一边等待拆迁补偿。此间,李满树和李小敏在廊坊市打短工,弥补家用。
23日,李满树找了一份短工,一直工作到深夜11时才回来。他用从别处运来的水擦了擦身子,像往常一样上床睡觉。但刚躺下没多久,他就被一阵猛烈的砸门声惊醒。
李满树没想那么多,眯着眼起来开门查看情况。刚一开门,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条钢管就砸在了他的头上,接着他被人用一张被子蒙了起来。一个人用拳头朝他头部砸了一拳喝道:“别出声!要不然弄死你!”接着李满树就被人往外面拖。仍在床上的李小敏感觉势头不对,赶紧摸出手机准备报警。这时一个男人抢过李小敏的手机,向李小敏的眼部就是一拳,接着李小敏就感到有人在用拳头和钢管猛烈地打她。李小敏大声叫唤,接着也被人用被子蒙了起来向外拖。
二人被人拖到了一辆车上,有人用脚踩着他们。“我感觉他们有六七个人,这帮人也不说话,我一动就打我,一出声就打我。”李满树回忆,“当时心里非常紧张,以为是土匪抢劫,害怕被杀人灭口!”
后来,李满树听到有车开过来,接着听到机器拆房的轰鸣声,原来他们只是来拆房子的!
拆房持续了近五个小时,他们也在别人的脚底被踩了五个小时,五个小时里他们被被子蒙上了头,呼吸困难。24日凌晨5时许,他们被车拉走,然后被扔在中国石油管道局驻廊坊市医院门口,车辆随后绝尘而去。
C.失踪的凶手
李满树感觉自己的头部还在流血,他看到蒙住自己的被子沾满了血,妻子更是惨不忍睹,眼角被打破,血流满面,一直喊疼。由于小楼被断了电,他没有看清凶手的模样,凶手到底是谁?李满树赶紧报警,并通知沈海宝。
在中国石油管道局驻廊坊市医院做了简单包扎,他将妻子留在医院,自己随警方一起去了现场。再次来到现场时,李满树和沈海宝看到小楼已经成为废墟,连同被毁的还有房中的财产。沈海宝说,自己的办公用品都在二楼,里面有复印机、传真机、碎纸机、复印纸等商品,还有一些母亲遗留的财产;李满树说,自己做生意的家当都在屋子里面,损失约20万元。
对于李满树夫妇被打,警方表示将立案调查。25日,有警员过来查看李满树夫妇的伤情。此时,李满树夫妇已经转到廊坊市骨伤科医院住院治疗。
“中国石油管道局驻廊坊市医院做了简单包扎,他们说不用住院,但是我妻子回到亲戚家后一直说胸口和后背疼,我们来到这里做了详细检查。”李满树说。
经检查后,李满树才知道,妻子李小敏的左侧肋骨被打断了两条,肺部破裂,眼角也需要缝五针。记者在病房看到李小敏时,她刚做完肺部手术,表情痛苦,无法说话。李满树的伤情要轻一些,除了头部受伤外,左眼被打得青紫,背部和胸部有些隐痛。谈话间,李满树还说自己的脑袋有些迷糊。
“警方一直说没找到人,我不信!”沈海宝对警方的办案进度表示不满:“那是商业中心区,怎么可能没有摄像头,动用车辆拆房,持续这么长时间,还把人运到医院,怎么会没有目击者!”在廊坊市广阳区北大街派出所,警员则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案件正在侦办中,无法提供更多信息。
令沈海宝不满的还有警方对拆迁不立案。警方对记者表示,拆迁属于经济纠纷,当事人应该提起诉讼。但沈海宝坚持认为,自己的财产被毁坏,警方应该立案。
沈海宝向相关部门反映无果后,他把自己和李满树夫妇的遭遇发到了网上。沈海宝表示,曾经跟自己谈过拆迁一事的主要有银河北路街道办事处和商业二期指挥部。25日,银河北路街道办事处一位高姓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街道办事处与此事无关,自己也是才听说此事,她透露,小楼所在地的拆迁工作是由廊坊市国土土地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凯创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负责的。凯创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公司只负责地块的一级开发,主要是土地的平整等工作,不涉及拆迁。记者联系商业二期指挥部负责人邓克路了解情况,但对方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短信。沈海宝还拨打了廊坊市市长热线反映情况,接线员却称,此事应该找公安去解决。
27日,羊城晚报记者向当事人了解事件最新进展。李满树却说:“我不说了,你也别打电话了。”沈海宝向记者证实,李满树得到了经济补偿,并且转到了更好的医院。他向记者播放了一段录音,录音中,李满树的姐夫亲口证实,钱已经到位了。但沈海宝表示,自己的房屋被拆仍旧没被立案,“今天廊坊大雨,我的财产还都在废墟中,全完了”。
明宪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文书对记者表示,在不知道是谁进行了这场拆迁的情况下,警方没有依据认定这仅是经济纠纷,应该进行立案调查。(记者:孟庆利)
 
附2:报道传播地址
 
羊城晚报:http://news.ycwb.com/2013-07/29/content_4746534.htm
新华社: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3-07/29/c_125079277.htm
凤凰网: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3_07/29/28011549_1.shtml
人民网:http://he.people.com.cn/n/2013/0729/c337249-19183002.html

 

联系我们
版权:王文书房建拆迁律师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雅宝路12号华声国际大厦10层1011室 电话:010-52487780 备案号:京ICP备090470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