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律师事务所的税归谁管(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与大连市地方税务局第一稽查分局案法律意见)

一、案情摘要(略)

二、法律分析

(一)本案诉讼标的即被诉行政行为的判定

1. 2000年12月15日,大连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分局(以下简称案涉税务机关)作出(2000)大地税(稽)字第098号《税务处理决定书》(以下简称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这一行政行为系本案的诉讼标的。

首先,由于行政诉讼的诉讼标的即被诉行政行为的范围由原告的诉讼请求决定。因此,行政诉讼的诉讼标的的判定实际就是原告的诉讼请求中被诉行政行为的判定。

其次,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在起诉状中列明的诉讼请求为:“对被告致害行为的违法性予确认”。但没有明确具体指明致害行为包括哪个或哪些行政行为。

又次,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在应一审法院要求明确诉讼请求的询问笔录中陈述的“提出的赔偿请求均是因为行政机关作出的错误处理决定的违法性引起的”和“ 请求法院确认被告错误的纳税决定违法性及其导致的后果”等内容表明,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明确将案涉税务机关作出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这一行政行为作为被诉的行政行为。

最后,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在一审程序中,并未就其诉讼请求提出其他bobapp官方下载新的意见。

因此,案涉税务机关作出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系本案的诉讼标的即被诉行政行为。

2.税务机关作出的与本案有关的其他行政行为不是本案的诉讼标的。

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将“税务机关错误认定上诉人偷税并移送公安机关”、“非法扣押拍卖写字间的行为”、“违法采取的强制措施”等内容列入其撰写的《上诉状》中,意在表明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将案涉税务机关认定上诉人偷税、移送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等行政行为也纳入本案的诉讼标的。但由于其在一审中并未明确提出与上述行政行为有关的诉讼请求,只能认为系在二审中增加的诉讼请求。对于该增加的诉讼请求,依据本案二审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2000年3月10日施行 2018年2月8日废止)第六十七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应当对原审人民法院的裁判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全面审查。”的规定,超出了二审的审理范围,不属于本案的诉讼标的。

结合以上信息,本案的诉讼标的为2000年12月15日,案涉税务机关作出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这一行政行为。

(二)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中决定事项的内容及法律属性的判定。

1. 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决定事项的内容判定

第一项内容:责令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三日内缴纳1998年、1999年两年度未缴少缴税款1149123.04元(其中偷税数额730711.57元)。

第二项内容:责令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三日内缴纳未缴少缴税款1149123.04元对应的滞纳金1040376.25元。

第三项内容:认定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采取在账簿上少列收入、多列支出和采取不申报手段,不缴少缴税款730711.57元系偷税行为并予以立案受理。

第四项内容:责令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三日内作相应账务调整。

2. 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决定事项内容法律属性的判定。

第一项内容属于征收税款行为

第二项内容属于征收滞纳金行为

第三项内容属于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告知行为

税务机关对涉嫌偷税行为予以立案的行为,仅仅是查处涉嫌偷税程序的启动,不代表税务机关一定会认定偷税,更不意味着一定会作出处罚。案涉税务机关将对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涉嫌偷税予以立案这一事实进行告知,没有侵害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的权益,不会对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的权益产生实际影响。实际的影响要等到税务机关或其他有权机关认定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偷税,进而进行实际的处罚时才会发生。

第四项内容属于没有强制力的行政指导行为

账务调整,是指企业对有关账务进行更正和调整。账务调整属于会计核算活动,依据的是公认的会计核算原则和国家颁布施行的财务会计制度。依据《税收征收管理法》中:“从事生产、经营的纳税人的财务、会计制度或者财务、会计处理办法与国务院或者国务院财政、税务主管部门有关税收的规定抵触的,依照国务院或者国务院财政、税务主管部门有关税收的规定计算纳税。” 的规定,纳税人有依法计算纳税的义务,但税务机关并无强制要求企业进行账务调整的职权。实践中,税务机关稽查后,如没有对税务稽查中发现的有关错误账务进行更正和调整,则可能造成重复征税问题,使纳税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因此,税务机关往往善意提示纳税人进行相应的账务调整,该提示属于没有强制力的行政指导行为,纳税人没有必须履行的义务。纳税人也不会仅仅因为没有进行账务调整而面临税法上的不利后果。

(三)案涉税务机关作出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的行为是否属于行政诉讼受理范围的判定

1. 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对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中的征收税款行为和征收滞纳金决定不服,属于纳税上发生争议。

依据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作出时有效的《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六条:“纳税人、扣缴义务人、纳税担保人同税务机关在纳税上发生争议时,必须先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缴纳或者解缴税款及滞纳金,然后可以在收到税务机关填发的缴款凭证之日起六十日内向上一级税务机关申请复议。上一级税务机关应当自收到复议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复议决定。对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

或本案行政诉讼进行时有效的《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条:“纳税人、扣缴义务人、纳税担保人同税务机关在纳税上发生争议时,必须先依照税务机关的纳税决定缴纳或者解缴税款及滞纳金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的规定,纳税上发生争议,属于法律规定的复议前置的行政争议,

依据本案行政诉讼进行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七)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复议为提起诉讼必经程序而未申请复议的;”的规定,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对于纳税争议,未经行政复议程序,径行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已经受理的,应裁定驳回起诉。

2. 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中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告知行为和没有强制力的行政指导行为因未对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的权益产生实际影响,依据本案行政诉讼进行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2000年3月10日施行 2018年2月8日废止)第一条中:“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四)不具有强制力的行政指导行为;(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的规定,不属于行政诉讼受理范围。

因此,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对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不服,产生行政争议,属于纳税争议,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未经行政复议程序,径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四)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在本案中提出的国家赔偿请求是否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的判定

1.依据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作出至本案行政诉讼生效法律文书作出时有效的《国家赔偿法》第九条第二款:“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也可以在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的规定,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认为案涉税务机关的行政行为属于违法行使职权侵犯了其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可以先向案涉税务机关提出,也可以在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

2.尽管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在其提起行政诉讼前向大连市地方税务局提出了国家赔偿的请求,但结合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在一审中明确其诉讼请求为“ 请求法院确认被告错误的纳税决定违法性及其导致的后果”。表明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选择了在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国家赔偿。

3.如前所述,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对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不服,产生行政争议,属于纳税争议,未经行政复议程序,径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在行政诉讼中一并提起的国家赔偿请求同时亦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

三、法律意见

律师事务所的税归谁管(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与大连市地方税务局第一稽查分局案法律意见)  第1张

(一)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大行初字第7号《行政裁定书》和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辽行终字第29号《行政裁定书》的裁决结论符合法律规定,没有错误。

两《行政裁定书》认定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起诉的是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多项赔偿请求。两《行政裁定书》进一步认为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对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不服产生行政争议,属于纳税争议。进而认为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未经行政复议程序,径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两《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起诉的结论,符合法律规定,没有错误。

(二)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可能存在违法之处,贵院可建议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向其他有关机关反映,以期有关机关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妥善处理。

1. 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中有关征收滞纳金的决定可能存在违法嫌疑。

律师事务所的税归谁管(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与大连市地方税务局第一稽查分局案法律意见)  第2张

依据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作出时有效的《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二十条:“纳税人、扣缴义务人按照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税务机关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的期限,缴纳或者解缴税款。纳税人因有特殊困难,不能按期缴纳税款的,经县以上税务局(分局)批准,可以延期缴纳税款,但最长不得超过三个月。 纳税人未按照前款规定期限缴纳税款的,扣缴义务人未按照前款规定期限解缴税款的,税务机关除责令限期缴纳外,从滞纳税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滞纳税款千分之二的滞纳金。”

和第三十一条:“因税务机关的责任,致使纳税人、扣缴义务人未缴或者少缴税款的,税务机关在三年内可以要求纳税人、扣缴义务人补缴税款,但是不得加收滞纳金。”的规定,结合案涉《刑事判决书》认定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及陈惠德“已缴纳的税款均是与直接负责的税务工作人员议定的,税务工作人员在对该企业知情的情况下亦未提出异议”的事实,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中征收滞纳金的决定有违法嫌疑。

2.不能排除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存在其他违法情形的可能性。

目前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有关信息并不全面完整,不能排除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存在其他违法情形的可能性。

3.案涉两《裁定书》对于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是否违法并未作出司法结论。

因此,《税务处理决定书》可能存在违法的情形。如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认为案涉《税务处理决定书》确有错误,人民法院可以建议辽宁陈德惠律师事务所向其他有关机关反映,以期有关机关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妥善处理。

以上法律分析及意见仅供参考

留言评论

◎欢迎您留言咨询,请在这里提交您想咨询的内容。